正德不愿意做皇帝?只想做驰骋疆场的将军,其中隐藏怎样的秘密

公元1521年,大明第十位正德皇帝明武宗朱厚照去世,终年三十一岁。

这位年轻皇帝,被后世冠以“大明最荒唐皇帝”,甚至他的过早离世也是因为玩乐嬉戏中把自己玩死。自从登上帝位那天起,朱厚照的唯一渴望就是逃离:逃离这把龙椅,逃离这座皇宫,逃离这座阴森森的京城。他愿意做将军,愿意做武士,甚至愿意做一个驯兽师,但就是不愿做皇帝。他聪明好动,反应敏捷,长时间处于青春期的叛逆之中,当权力在握后,他将帝国的一切都纳入到游戏范围。

朱厚照画像

明孝宗唯一儿子,娇生惯养外,从小乖巧懂事。即位后突然撕下面具,开始大肆玩乐。

“厚照”的意思是“四海虽大,人民虽众,无不在此子照临之下。”表达了作为父亲明孝宗对儿子的深沉期盼。对于明孝宗与张皇后恪守一夫一妻的宫室爱情,膝下只有这一个孩子,第二个男孩没多久就夭折了。于是朱厚照变成了帝国最大的宝贝,出生五个月就被立为皇太子,成了帝国最大的希望。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这个孩子有什么顽劣之处,相反在入学之初被儒臣老师轮班教授时非常听话。这个孩子从早至午,虽“坐讲筵辄移时”,却“容仪庄重,未尝少肆。”老师离开时,朱厚照必然深深作揖,表达感谢。

明孝宗夫妇

第二天朱厚照依旧“掩卷诵所授书甚习”,没多久,这个孩子对翰林、春坊的讲官“皆识其姓名”。如果讲官老师偶尔因故缺席,朱厚照就问左右:“那位先生今天怎么没来?”《明武宗实录》

不光会讨好讲官,他更会讨好父亲,明孝宗多次对他的学业进行突击检查。这样的时候,小朱厚照“率宫僚趋走迎送,娴于礼节,问安视膳,恭谨无违。”由此孝宗越来越喜爱他,“有所游幸,必从行;有所见,必随事启迪。”当时这个孩子表现最不同的是“颇好骑射”,但孝宗“以为克诘戎兵,张皇六师,亦安不忘危之意。”告诉臣下不必禁止。十四岁那年,明孝宗突然去世,在弥留之际,把大学士等人召到乾清宫,委以托孤重任:“东宫聪明,但年尚幼,好逸乐,先生辈常劝之读书,辅为贤主。”《明史》

相关影视画面

此后中学生年纪的朱厚照摇身一变成了主掌大明的皇帝,然而接下来的表现让臣僚相当惊愕,这个孩子太能伪装了。刚继位不几天,他从东宫带来的旧时玩伴八名太监号称“八虎”,此前“以俳弄为太子所悦”,朱厚照即位迅速让刘瑾掌握钟鼓司,因此“瑾朝夕与其党把人者为狗马、鹰犬、歌舞、角抵以娱帝,帝狎焉。”由于贪玩,朱厚照开始了怠政,帝国礼仪秩序顿时陷入大乱。

登基几个月就被顾命大臣联名上书总结犯下了几条错误:

1. 上朝太晚,为政懈怠;2.看工匠干活,有失身份;3.海上划船,不顾个人安危;4.经常外出打猎;5.随便吃内侍呈上的东西,不经检验。据正德大臣的笔记记载,在登基一个月后,经常日上三竿,朱厚照还不起床,那些站在宫门前等候皇帝仪仗实在坚持不住,横七竖八“坐卧任地”,三三两两地坐在那儿闲聊。

那些太阳还没出来就进宫的大臣更是体力不支“弃杖满地”。帝国的所有礼仪秩序顿时大乱,好不容易等到皇帝出来,却只是敷衍了一个使臣,就早早宣布退朝。(蓝东兴《明武宗评述》)此后宦官刘瑾组成的八虎天天带着朱厚照不是玩狗就是打鸟,撒鹰,追兔子,于是这位少年天子干脆不上朝,群臣因此不满,上疏说:“皇上视朝太迟,免朝太多,奏事渐晚,游戏渐广”,强烈呼吁“鹰、犬、狐、兔田野之畜,不可育于宫廷,弓矢、甲胄战斗不祥之象,不可施于禁地。”与此同时大臣一致谴责八虎“淫荡上心,请诛刘瑾”,朱厚照听了竟“惊泣不食”,不得已群臣得以退让。

相关画面

在朱厚照摸清权力的好处后,愈发不受节制,在登基的第二年就搬出了大内,在太液池旁边盖了座豹房,从此再也没回乾清宫。此后,他基本废除了所有祖制对其自由限制的规定,并且决定把普通政务交给司礼监首领太监刘瑾全权负责。在外边游玩的时候,他尽全力把自己回归成一个普通老百姓,甚至和市场小商小贩讨价还价是帝王身上人文关怀的乍现。他的思维里有着天真又怪诞有一次他发布诏书,禁止天下人养猪,理由是他既姓朱又属猪,如果百姓杀猪,会影响他的健康。在后来的南下巡视,遭到大臣们一致的强烈反对时,朱厚照竟然拿起刀往脖子上抹,用泼皮无赖式的风格要挟官僚集团。作为皇帝却经常喜欢和手下人厮混,用哥们义气的方式相处,与亲近的臣下没大没小,喝多了就把他们当枕头枕在他们身上睡觉。除了这些,朱厚照最喜欢的就是在自己的豹房里玩,这年朱厚照刚满16岁,在豹房里,成了典型的“佛系青年”。

相关漫画

李东阳在上书中说:“外间传闻豹房内添盖豹房屋,又闻竖立旗杆,似有创建寺宇之意。臣私下以为寺观乃是异端之教,圣王之所必禁……”。然而说什么都没用朱厚照从小就喜欢佛教,曾自号“大庆法王”除此之外,他对西番少数民族佛教很感兴趣。豹房落成后,朱厚照这位“佛系青年”常常召见他们共同探讨,并在豹房内不断扩大“建护国佛寺 ”的规模,到了正德七年,豹房添盖房屋已达二百多间。

不想当皇帝,就想当将军,驰骋疆场,与王阳明争抢军功,朱厚照到底是哪根弦错乱?

厚厚的宫墙阻挡了时光的进入,作为青春期懵懂的少年,对外界的浮想让他能够痛痛快快走出去看个究竟,但是这对于帝国当家人来讲是一种严重违背“祖制”的行为,任何谏官都可以激烈地表达反对,守城将帅都可以有理由将想要“偷渡”的皇帝拦下,丝毫不用客气。然而这位“运动型”青年皇帝在掌握权力的好处后,开始灵机处理。这一时期由于宦官刘瑾被诛,武将宠臣取代宦官,成为皇帝娱乐的主要陪臣,由此大明的军事成了他的娱乐手段,朱厚照对此乐而不疲。从最初做军事游戏,逐渐朱厚照已经不满足“小打小闹”,他决定自己要亲自出征蒙古。

相关画面

刚好正德十一年七月,蒙古包入寇白羊口,深入报案、新城一带,破城堡二十余座,杀掠三千七百多人,掠去牲畜两万三千五百头。《明武宗实录》这次入寇,使朱厚照决意亲征塞北,展示一下多年来不为人知的“武功”。顶着臣下如潮水般的反对,他自己改名“朱寿”并以皇帝名义下发旨意:“近年以来,虏酋犯顺,屡害地方。今特命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统率六军,随待人马,或攻或守。即写各地方制敕与之,使其必扫清腥膻,靖安民物。”《明武宗实录》此后朱厚照开启了战争模式,他深入敌境,“蒙古兵为五万,明军为六万,从上午一直打到下午,交百余合。十多万人在荒野厮杀。朱厚照被一种极度的兴奋攫住了,反而格外镇定。他有条不紊地向身边太监下达一个个命令,不断骑马在各个侧翼巡视。他到达哪里,哪里的士兵就越发英勇,和皇帝并肩作战对士气的鼓舞是巨大的。蒙古骑兵开始慌乱,他们头一次遇到如此顽强的明军。一整天的战斗未分胜负,战后蒙古军全部撤退,明军也疲惫不堪,而且气候突变,第二天起了沙暴,追击未果,听任蒙古军逸去。“(李洵《正德皇帝大传》)。从整个战争表现来看,朱厚照并非一无所能,只会放荡享乐。甚至他还亲自格杀一名蒙古骑兵,除朱元璋、朱棣外,敢于亲临一线,朱厚照算是第三位,为了军功,甚至后来一度让大思想家王阳明将平叛大功让给他。

王阳明画像

朱厚照由此在完乐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因此殒命。

虽然给帝国出了一口气,大臣们却并不以为然,他们认为,皇帝这样贸然出征,是拿帝国开玩笑,希望他“充扩天理,遏绝人欲,深居九重,恭默思道。“《明武宗实录》此后,在言官的强烈反对下,对朱厚照打算南下给予坚决制止,甚至发动了帝国所有谏官“伏阙请命。”认为他对蒙古战争是“首开边事,以兵为戏,竭四海之财,伤百姓之心。”并警告他如果依旧“祖宗纲纪法度,一坏于逆瑾,再坏与佞悻,又再坏于边帅之受,盖荡然无存矣。”《明史》并对朱厚照严肃提出“陛下已成奇虎之势,不乱不止,将自取覆亡为天下笑。”的重话。《明史》

相关画面

朱厚照变得越发强势,大臣们反对无效后朱厚照终于得以如同脱缰野马奔驰而去。在回京的路上,却不小心在湖中落水,在十月的冷水泡了很久,造成了肺部感染,一病不起。正德十六年(1521年),朱厚照在南郊主持大祀献礼时,明武宗朱厚照下拜天地,忽然口吐鲜血。没过多久,卧床不起,一直到弥留之际,他对司礼监太监表示:“朕疾不可为矣。其以朕意达皇太后,天下事重,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言毕崩驾于豹房,正是这位年仅三十一岁的正德皇帝引领了明代另类风潮,大明在其身后给他谥号“武宗”,算是圆了他的武将梦想。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