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巅新开一间风景秒杀冰岛的山居酒店,将高级避世哲学诠释到极致

2019年的夏天,对松赞来说,意义非凡——松赞第9、10两家酒店同时于6月1日这一天对外试营业。

一间如美山居,作为松赞蓝图承上启下的重要结点,香格里拉环线、滇藏线以及未来的川西环线都将汇聚于此。

一间然乌来古山居,不仅是松赞史上施工难度最大的人工奇迹,更刷新了全球范围内海拔最高精品酒店的记录

然乌湖前、来古冰川下的松赞然乌来古山居

澜沧江上的松赞芒康如美山居 Photo by 巴伐利亚酒神

已布局完成的松赞·滇藏线

至此,松赞以酒店为载体,开启了全新的“世界最美公路”滇藏线,打造了一条真正意义上走得通的茶马古道。

而白玛多吉为了做成这件事,已经花了整整19年。

作为中国精品山居酒店的开辟者,松赞走的每一步都值得被写入“中国酒店圈大事记”。

为此,我们专访了这位松赞集团最强有力的掌舵人,和他聊了聊松赞“从零到十”的这6000多个日日夜夜。

在最美的地方找最美的角度盖酒店

让秘境不再“藏起来”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白玛多吉”这个名字是陌生的,甚至连百度百科都没有收录。但这个名字放之酒店圈,却掷地有声。

这个从央视纪录片导演跨界而来的电视人,一手创建的松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奇。

入选TripAdvisor“中国最佳酒店”的松赞塔城山居

入选TripAdvisor“中国最佳酒店”的松赞梅里山居

98%酒店员工来自当地农村;

客房间夜价格过千,却稳居97%以上的好评率

旅行产品售价过万,却能带动房间收入贡献超70%;

美国CNN将其列入“中国风景最好的9家酒店”

英国贵族杂志《Tatler》将其列入“101家全世界最好的酒店”;

TripAdvisor连续9年将其评为“中国最好的25家酒店”,且占足3席

……

而当初促使白玛多吉做松赞的动机,是乡愁。

松赞拉萨曲吉林卡窗外的布达拉宫

松赞梅里山居房间窗外的雪山

在这个藏族汉子心中,家乡,永远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当他意识到,纪录片已经无法满足“分享藏地文化”的需求时,他选择从供职了14年的央视出走,义无反顾地投身松赞。

远眺松赞林寺

香格里拉的莽莽雪林

“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那些曾经为了就近看一眼而吃尽苦头的风景,因为松赞的布局,变得更加容易亲近。

“我现在做的事,不过是在过去架摄影机的位置,把酒店架了上去。”

“一意孤行”的天生工作狂

把每一间酒店都开成了代表作

白玛老师在考察然乌来古山居的选址

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恐怕无法将酒店做到这个份上。

你可能难以想象,从2001年第一家香格里拉绿谷山居的开业,到现在总共10家运营中的松赞,白玛多吉10年如一日地保持着高强度工作量:

每年1/3的时间在新店的工地上,除了来来回回走拉萨-香格里拉踩线、选址,每年每家酒店至少还要巡店5次以上……

松赞绿谷山居的丰富收藏,宛如一家“藏文化博物馆”

松赞内的装饰品也是亲力亲为从市场上一点点淘来的

松赞直至开到第6家店,还是由他亲自设计、监工,直至第9家才选择与设计师合作,但核心部分仍然坚持事必亲躬。

当询问起酒店的任何问题,他甚至可以说出各个环节的细节。

“其实不只是在滇藏线上,我每天的工作差不多都是这样,一天到晚除了睡觉和吃饭,我就是在做松赞。

澜沧江上的如美山居

“我自己是一个比较一意孤行的人,选定了就一定会去做,而且去做了就一定会坚持。”

正是在这种“一意孤行”的信念下打造出来的松赞,才俘获了数目如此之众的“朝圣者”。

然乌来古山居与来古冰川全景

然乌来古山居所在的来古村

这些年为了做松赞,白玛多吉穿越滇藏线的次数已经达到20次之多。

“在此之前的18次,在那些路边的小店我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到了第19次,我住上了松赞的员工宿舍。到了第20次,我终于住上了然乌来古山居和如美山居。”

历时19年由滇入藏

开启松赞2.0时代新纪元

从今年6月开始,松赞不再仅仅是“去香格里拉最好的方式”,更是可选的、最理想的进藏方式。

2015年,因为滇藏线的选址,白玛多吉第一次去到了然乌湖。这个318国道上著名的打卡点,最初却并非松赞的首选。

此地的海拔已经高达3980米,景色却不足以打动他立即拍板。于是一行人离开318,又开了30多公里来到来古村。

这座雪山脚下、仅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是中国著名的美丽乡村。

直面碧蓝的湖面与巍峨的冰川,宁静且震撼,然乌来古山居就落在高出来古村约300米的陡坎上。

直面古冰川的松赞然乌来古山居 Photo by 巴伐利亚酒神

然乌来古山居地处的来古村海拔已经高达4200米,不仅是松赞目前海拔最高、单位面积造价最高的酒店,同时也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高端精品酒店(国外几乎没有海拔4000米以上的酒店,就连阿尔卑斯山上的高海拔酒店也大多在3000米出头的样子),建筑难度更是堪称史上最高。

生态模块的搭建过程

考虑到高海拔施工的难度,松赞团队使用了生态模块的方式进行搭建。(这种方法早前在塔城山居试验了4间房,松赞将更成熟的技术应用在了然乌来古山居)

在上海进行建造、精装修,再用大型货运卡车,经西宁、拉萨运至然乌,在当地极其有限的条件下,完成了整个然乌来古山居的结构搭建。

床边的白色仪器就是弥散式供氧机

为了最大限度缓解高反的不适感,然乌来古山居所有客用公共区域和客房均进行24小时密闭供氧,室内体感海拔与芒康接近,在海拔2600米左右。

然乌来古山居窗景 Photo by 巴伐利亚酒神

而为了减缓客人在高海拔环境里走动带来的不适,酒店将所有功能区域集中到了一栋楼,但所需4层楼的体量又会破坏当地普遍1、2层民居的原始风貌。

于是施工团队沿着陡坎的边缘开凿下去,将近一半的建筑掩埋在陡坎里。

正面景观不受任何遮挡,进入村庄也不会被巨大的建筑破坏和谐,让然乌来古山居的建筑肌理和村庄“接”上了。

Photo by 白马

对于好的山居酒店而言,室内的设计是可以做减法的。

因为当你站在然乌来古山居的窗前,6条海洋性冰川和高山湖泊近在咫尺,这样的风景放眼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

“很大程度上,藏区的美并不是图片或是语言能够表达出来的,松赞所能做的,也仅仅是把大家接引进来。”

“松赞的每家酒店都是一座座孤岛

唯有坚持才能看到成果”

松赞拉萨曲吉林卡

松赞将酒店作为藏文化传播的窗口,在设计上哪怕过十年、二十年,也不会过时。

以松赞拉萨曲吉林卡为例,为了建造如此大规模的藏式建筑,白玛多吉费劲心思请来“最后的匠人”团队,让传统藏式建筑艺术再次“复活”。

而早在2009年,他就供养了三位藏式铜器制作师,专为松赞制作各式各样的铜器,从另一层面上来说,也保护了这项濒临灭绝的传统手艺。

松赞给人留下印象深刻的,还有这些“松赞人”。

松赞现有员工546人,其中500个是本地人,共同的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这在藏区尤为重要。

“技术上让每个人达到专业酒店人的水准是不可能的,但一个区域的自然和人文是由人来承载的,当地人为人处世的朴实方式,才是松赞最想呈现给客人的。

前往如美山居的途中 Photo by 巴伐利亚酒神

松赞芒康如美山居

19年时间开10家酒店,松赞的整个蓝图铺开速度并不快,甚至是严重滞后了。

从滇入藏,214、318国道沿线所经一路,绝大多数都是自然保护区,即便是国家级的也不可胜数。光是走土地报建等审批流程,最慢的花了3年,最快的也用了1年。

不过对于这些习以为常的“麻烦”,白玛多吉看得很开,“任何保护区的程序就是要严格去走,而且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情,否则大家都乱来就破坏掉了。”

Photo by 麦克山下

Photo by 麦克山下

今年10月,松赞波密林卡即将开业;

毗邻世界最高海拔茶园的易贡山居

藏在雅鲁藏布江峡谷深处的达林山居

睥睨怒江72拐的怒江山居

与巴松措与南迦巴瓦峰咫尺的巴松措林卡等项目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

从此,滇藏线将不再是一条单纯的进藏路,更是一条通往香巴拉更深处的“新的地平线”。

松赞收获的国内外赞誉无数,白玛多吉最受用的鼓励却并非“最美酒店”“最佳设计酒店”等高光title。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这句话是迄今为止松赞客人送给我的最高嘉奖。”

分享更多曾经无法抵达的隐秘风景,分享藏族文化中最有价值的内容,这也是松赞一直想做、并在做的事吧。

- END -